我想讓千百個人陪我出櫃

嗨哇!這裡是阿泥
我最近卡在一個困境,我在中性期一年了,很希望能有所行動往下一步走,預計今年初要開始往更女性化的打扮,同時在新年後準備要去昆明看衛醫生。

雖然我已經滿二十歲了,也有媽媽妹妹的支持,不管是看醫生或者是其他方面都不太需要擔心,但不管怎麼樣我都需要面對到跟爸爸出櫃這件事情,因為我是家中的長子,而且是我父親的兄弟姐妹裡,所有他們的孩子裡最大的原生男性(我姑姑還有一個比我大的兒子,但依傳統來說他算外孫),因此我要擔負的家族壓力也很大。

而我爸是個老古板,非常反感同性戀,也認為跨性別就是同性戀,對此他是沒有原因的討厭,就是單純的不想理解和看不慣,認為男生就男生,女生就女生,絕對不能有如何模糊空間,因此我幾次嘗試跟他溝通,都是失敗的。

不過依照經驗,我只要有魄力的完成一件事讓他看見,他的態度就能有所軟化,這樣就能促進我跟他有效溝通對話的可能,因而我想到的辦法是向周邊的人出櫃,讓大家了解什麼是跨性別,並且蒐集他們的簽名,蒐集數百數千的簽名放到我爸的面前,以此讓他看見我在成為女生這件事情的認真程度,如果我一個人不能說服他,那我就說服數百數千的人,讓他們陪著我說服他,而且讓他明白社會已經開始往多元平權的方向前進。

這邊阿泥需要了解大家對這個方式的想法是什麼?也在這裡尋求各位的支持。

4 Likes

伯父會把簽名撕光光(難過

我覺得出櫃跟獲得認同是兩件不同的事情,要兩全其美難度蠻高的…
我自己是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跟現在社會環境比較開放),父母的認同度才提高到至少還能幫忙跟遠房親戚說明的程度。

但是人生是自己的阿,不認同難道就繼續忍受十年嗎?

1 Like

妳幫我說到重點了,我一直搞不清楚自己是希望出櫃還是獲得認同。
仔細想想我應該是希望獲得認同,透過努力想周邊的人傳達想法獲取認同,借此得到我爸的認同。

2 Likes

放棄讓家人認同了,各過各的也不錯

我覺得是蠻難的
當你需要說服一個人代表對方和你持反對意見
而一個人能被說服的前提是他承認你是對的
雙方意見不同,但對方認為他更符合相對真理
這時候才可能說服對方你的意見更正確

一開始就完全沒有基點的話
你拿多長的槓桿都是翹不動對方的腦袋的
最大的可能性是,對方認為你所謂的
千百人之力,是把你帶壞的力量根本不去理解

說服是個非常強硬的詞
而認可又是另一種不同階段性的狀態
坦白說,我覺得多數的時候你只能退而求其次
選擇雙方「妥協」的區域

我只想說,這分面真的不要太執著

1 Like

我其實跟家人出櫃大概7年了。
很多人改變既有的想法沒那麼快,尤其當他們已經脫離義務教育,在學習新的觀念上也已沒有了考試升學文憑等等的壓力及師長的期待。(說來也有點悲哀,不過事實就是:東亞文化真的是沒用考試壓著很多人就沒有學習動機…)

總之爸爸是慢慢能接受我,記得兩年前的中秋節,他主動問我「性別認同和性傾向是不一樣的對吧?」,後來其實也就不會去反對我表現出什麼樣的自己,近幾年跟我的話題也轉向投資理財方面:laughing:

媽媽就完全不一樣,我各種方法都試過了:

  1. 透過弟弟跟她辯論,她就是一種「好啦你說的算」然後懶得繼續動腦
  2. 用PowerPoint做一個跨性別懶人包。她看都沒看
  3. 族繁不及備載

更有甚者,媽媽還用宗教信仰來合理化自己扭曲的思想。廣論其實根本就沒說跨性別有什麼不可以,我問過同樣信仰的朋友都是這麼說。總之就放生了,反正換個角度想,假如一個人討厭吃香菜,並不會影響我喜歡吃香菜的自由,因為我又沒有強迫你吃。裝睡的人叫不醒,裝傻的人教不會,有些人沒有那個動機,你用什麼方式推也推不動。

人生是自己的,活在別人寫的程式碼裡面很痛苦啊!我們每個人的靈魂只是借了父母的精子跟卵子(再過幾年或許也不太一定了:stuck_out_tongue:),才得以寄生在肉體上。但很多老一輩的人不懂這個道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