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跨性別無性戀女孩的成長大事記

原本是放在自己Facebook個版的底文,覺得這種描述方式很有趣,而且也能讓身旁原本完全不瞭解的人看懂,就也貼來這邊分享一下~

原文

我的性╱別與家庭

一位跨性別無性戀女孩的成長大事記

國小

小二 為了隱藏一些真實想法,設計了秘密文字用來寫日記。 防止平日會翻東西的家人發現。 這個秘密文字到現在一直都還習慣使用。

小四 電視上播出討論利菁等的跨性別故事都會視同其他暴露、血腥內容的節目被父母轉台。

小四 小時候的夢中我常常以某一個身份存在,而且是同一個人。 但那個性別表現和我的生理性別不一樣。 且因為夢裡沒有聲音,很容易發現自己身處夢中而熟悉了控夢。

小五 避開有戀愛題材的大部分電影,異性戀的愛情經典讓我排斥。 也很少聽歌,那時候台灣的華語流行歌都是男女情歌。

小五 聽到了唐鳳的故事,覺得他的成就很厲害。 也看到了WTO節目上跨跨們的表白。

小五 躲在家中和室穿媽媽的衣服。 這年開始,每幾個月就會萌生這樣的想法,因為生活中不能那樣穿。 也有試過高跟鞋。

小六 在經過校園籃球場的時候爸爸問我要不要去打籃球,我說我不喜歡。 他說國中之後你就會有興趣了,大家都是這樣。 我當時頂嘴了好幾句。

國中

國一 第二性徵開始發育,會試著做一些事把外在可見的特徵藏起來。

國一 開著燈戴眼罩洗澡,或是洗澡過程只盯著手機。

國一 萌生性需求的時候會關著燈解決。

國一 在衣服賣場買新衣。 爸爸要我脫下衣服現場試穿,說男生裸身沒關係,但我後來沒這麼做。

國二 用寫外掛賣外掛得來的錢偷偷去買了平板電腦,在網路上搜尋性別有關的新聞和文章,但中文的資料很少。

國二 喜歡玩音樂遊戲,通常裡頭都會有捏角色和時裝的社交機制可以自由選擇。 但因為家人禁止我和妹妹用電腦來玩遊戲,所以玩的都是手遊,而且是在被窩裡玩。

國二 因為手機版遊戲Minecraft團隊互動認識了很多網友,有些人較親近的會用語音聊天室軟體晚上文字、語音聊天。 那時候一個兄控妹妹把我當哥哥,後來感到噁心,慢慢疏遠了。

國二 有一陣子精神壓力比較大,補習班老師發現我會不自覺有拔眉毛動作。

國二 在網路上的一部分以女性或中性形象存在,在遊戲中穿著模糊性別界限的時裝和嘗試用一些用詞來建立形象。 從這個時候開始都會希望別人稱呼我的小名/網名。

國二 發現自己的自慰方式和男性同儕不同,後來網購了一些按摩器和電動道具。 這樣子可以不用觸碰生殖器也能解決生理需求。

國二 模仿著一些欣賞的對象習字,改變自己的字跡。

國二 男同學們發現在討論A片的時候我聽不太懂,覺得我很純潔,於是看到我在附近的時候會特別叫我先離開才繼續聊。 後來發現只是投入的角色不一樣,所以那時候不太懂他們討論的樂趣。

國二 推託不要每幾個月就剪回剪三分頭。 爺爺奶奶總會在我們家每兩三月回去宜蘭的時候關心我什麼時候要剪頭髮。 從前都到阿公阿嬤家對面的鄰居家剪家庭理髮。

國三 和班上的女生告白,但後來沒有在一起,對方不是單身。

國三 在家裡翻出很多小時候用秘密文字寫的記事和圖畫。 上面每一個人不分男女老少都是穿著斗篷坐著L型的飛行器。 圖畫中沒辦法看出人跟人的區別。

國三 網路上買了一堆成藥打算大量服藥自殺,但後來收到同儕鼓勵繼續生活。

國三 有了像閨蜜一樣的兩個網友,但我不確定他們覺得我是什麼。

高中

高一 在資優班中課業名次落後到倒數,大部分心力都放在如何通過大大小小考試,並沒有繼續繼續探索自己。

高一 在網上開了個人經營的頻道。 偶爾會上傳自己在程式方面的發揮和創作,但只經營了約一年。 常能看到一些大起大落網紅,他們身為普通人但仍遭受大量輿論衝擊,那時候全職Youtuber已經在崛起。

高二 上課和出門時經常戴著口罩。

高二 在房間鎖門大聲播音樂練偽聲歌聲,企圖用音樂音量掩蓋練習過程,爸爸在幾天後不允許我這麼做。

高二 經常擦防曬

高二 開始階段性留頭髮。 雖然定時會再修短,但目標是留到肩下。 嘗試過離子夾造型和燙髮。

高二 嘗試過墊胸部之後出門逛街。

高二 發現身邊也有很多人是不聽華語歌的,也認識到音樂還有很多類型。 今後開始大量聽各種歌曲,也包含流行歌。

高二 接觸手語,發現好像是個能讓我不需要說話的社群。

高二 親戚在父母面前對我的髮型和長度做評論,父母回應說可能是卡通漫畫看太多。

高二 網購了變臉頭套和長短假髮,只在房間玩。

高二 喜歡玩變臉濾鏡和變聲器,還跑到隨機視訊App和語音聊天室平台玩。

高二 同學看到我在玩一款手遊,一臉驚訝的跟我說這是女性向遊戲,你怎麼會去玩這種遊戲。

高二 喜歡自拍並修圖。

高二 用過了好幾種除毛工具,也會和親近的同學討論。

高三 性慾降低了,自慰頻率從兩三週一次到了半年左右一次。

高三 在實體服飾店逛衣服。 但試穿上遇到了刁難,爾後都只逛網購。

高三 和父母提過多次整形和整牙的念頭。

高三 要挑選大學面試穿的襯衫。 爸爸在男裝區挑選,不停問我手上的那件好不好。 但我堅持要自己網購,沒有說出原因。 最後自己網購了兩件。

高三 影視界有很多經典和大作,在課業或議題討論上常常需要觀看。 常會多參考幾部YouTube上的快速版解說取代觀看愛情成份的電影。

高三 考上一所家鄉的大學和外地的大學,堅持要去外地讀。

大學

大一 衣物固定穿某幾件,中性版型為主,像是T-shirt、彈性褲、運動褲和窄管褲。 並沒有向室友和同學出櫃。

大一 加入的偽聲群組和跨性別群組,和其他人交流,發現群內族群複雜多樣,一年後默默退出社群。

大一 自己在藥局買避孕藥每天吃,避孕藥裡含有少量雌激素和黃體素,吃了兩三個月,每天3~5粒。

大一 不時會想和媽媽分享性別多元的一些故事、介紹影片,但被回覆:為什麼給我看這個,每次都沒成功。

大一 搬離家鄉一個多月回家一次,開始嘗試不同風格的穿搭,但回家時穿著還是會注意。

大一 在開學前的新生群組格外活躍給人印象,大部分校內同學都稱呼我的小名而不是本名。

大一 週末回家時常半夜躲在陽台練偽聲說話,父母以為只是因為手機訊號不好。 所以常能發現我半夜不睡覺總待在陽台訊號好的地方。

大一 厭惡自己原本聲音的音色,嘗試一週完全不說話生活。

大一 想測試旁人對我穿著打扮或聲音變化的個別成果時,會去聾人協會或是視障按摩、視障協會觀察他人和我的互動。

大一 出外的大部分時候和幾乎每一堂課都口罩不離。 除了在手語社,手語表達需要搭配表情。

大一 開始對廁所用哪一間感到尷尬,如果附近有認識但不熟的人常常會就憋著不上。

大一 假日回家到十元商品店買新襪子時,爸爸一直從男區挑選,後來沒買,我說沒那麼需要。

大一 挑戰在幾十人面前演出戲劇,但那樣的感覺不是很好。 尤其在愛情橋段我的表現幾次都不好。

大一 在固定一家美髮店剪髮燙髮,店內設計師從耳下短髮看到肩上的變化。

大一 學校要求新生住宿,嘗試和男性友人同居。

大一 在摸索性向過程,以男性身份約過半套,約過女性也約過男性。發現男生對自己也有吸引力,也認為泛性戀(雙)是能描述自己的。

大一 一直在思考什麼是同性,什麼是異性。

大一 買了一些耳夾和手鏈,但不會戴出門。

大二 發現了台中基地和好窩,偶爾會去和LGBT+們聊聊天。

大二 大一住在學校宿舍時,會半夜跑到校內樹林裡練聲音。 大二在外租屋後改在頂樓曬衣場練習,有時候還會傳音檔給朋友鬧他們。 這時候與一位室友同居,不會在房間內練。

大二 逐漸遠離一些排斥LGBT+的朋友,以及生活消極使人容易跟著喪氣的人,同時在診所和個人工作室偶爾診療憂鬱。

大二 在去台中基地和好窩的時候會嘗試新的穿搭。

大二 到身心科求診,之後一個多月定期回診,為了拿到第一張GID證明。

大二 在台中基地認識了更多種類性向的人和他們的故事。

大二 在買了兩件式泳裝之後久違的再回到游泳池玩水,但泳衣會在出門前先穿在裡面,不是在泳池更衣室換上。

大二 和爸媽各別花了一個晚上先出櫃了性向(雙性戀),他們表面上顯得失落。

大二 2018同婚公投和家人有著反面的意見,而且發現父母在投票前一週對每一條都不勝了解,他們有去投票。

大二 有時候是男生形象有時候是女生形象,會對每對情侶雙方避嫌。

大二 嘗試在多元伴侶關係摸索,也接觸到BDSM圈。

大二 玩起了交友App,但都只是隨意聊聊。

大二 進校內的性平會當學生代表,提供一份多元意見。

大二 不斷和身邊的人介紹世界上還有很多同性戀之外的LGBTQ+。

大二 買了第一件運動式內衣,有時候會在裡面墊出厚度。買了第一件絲襪,冬天外出偶爾會穿。

大二 開始和部份舊識斷聯繫。

大二 把網路平台上可以更換隨意性別的網站和App都改成跨性別或女性。

大二 讀了大量關於LGBTQ+的書和參加各種社會倡議活動。

大二 換了每張身分證件上的照片。

大二 已經三次寒暑假回父母家住,同時在附近找短期打工。 但都完全配合家人,用男生身份、形象生活及打工,一直保持到開學回學校。

大二 因為經濟問題、家庭問題和不可見的未來再度想在暑假自殺,二下幾乎沒去上課。

大三 暑假報名了短短半天的一對一彩妝課程。

大三 不避諱在校內和同學和師長出櫃。

大三 認識的人更多,容易在校園遇到,開始就都只使用校園的無障礙廁所,校外也如此。

大三 和父母出櫃了性別。 他們開始灌輸佛法練功和正念的資訊給我,希望我會忘記這一切,就像痊癒一樣。 他們很反彈,也很後悔讓我到外地讀書,認為我是突然被帶壞了。

大三 2020總統大選之後,性/別議題在社會上被廣泛討論,出現了很多陌生人願意主動親近我。

大三 穿著風格明顯改變 ,因應RLE。

大三 改了本名。

大三 買了第一件裙子,但不會出外穿,常穿的是寬褲,看起來像裙子。第一次擦指甲油外出。

大三 在社交平台上和幾十位跨性別兄弟姐妹結識。

大三 透過社交平台的多次刪帳換帳,和更多的舊識斷聯繫,也用交流不便來減少和父母的強烈摩擦。

大三 試了幾份工讀工作,學著建立形象。

大三 出門參加活動前都會化妝打底。

大三 開始每天服用內分泌科開的雌激素和抗雄激素,三個月左右身體變差、情緒起伏特別大,冷落了大部分的人,只在網路上聊天活躍,而不是面對面。

大三 結束和人同居,自己一人租屋。

大三 原先家裡支持的生活費僅能維持基本生活機能,只有為數不多的餐食預算,又服藥和看診之後讓生活費難以負荷。 累積了一些急用借下的信貸,需要每月償還。

大三 在寒假工讀中以女性身份,在一個多月後離職前沒有被發生或發現什麼。

大三 換了手機號碼,把綁證件以外的網路平台帳號資料都重新辦成女性新帳。

大三 試著大幅度改變自己的言行舉止,每天都用不同於本音的聲音說話。

大三 堅持自己只吃素食,消除對美食或嘗鮮的想法和話題,平衡逆境下的心態。

大三 父母仍無法理解,認為這些生活難處都只是我最近作的選擇而生。 他們認為我能像其他人一樣正常,要我結婚生子(男性角色異性戀婚姻)。 不過生子已是辦不到了(用藥已半年)。

大三 食住等總生活費降至原先的三分之一,用降低進食頻率和所有慾望來節流,因為求職仍是不樂觀的。

大三 經過一年拿到了第一張GID證明。

出社會

21歲 斷開了所有親戚能聯絡到的方式,社交平台、手機號碼、電子信箱、住處,經濟壓力滾雪球所致,退學初入職場,積極解決經濟問題。

21歲 聲音練完了,變得很喜歡說話,在語音交流的手遊裡面很活躍。

21歲 積極求職半年內,在投數百張履歷和幾百次面試後尚未找到工作。 但學校的良師益友提供了短期工讀,在維持生計上非常有幫助。

21歲 發現RA(有浪漫傾向的無性戀)更能形容自己,瞭解這點後對於小時候看愛情電影或聽歌直覺感受到的噁心感到釋懷。

21歲 刪除了網路上和其他地方所有不符合現在形象的照片。

5 Likes

好鉅細靡遺的生命記錄,非常豐富精彩呢,祝福妳之後生命歷程能夠一路順遂 >w<
註:看完就感覺自己真的老了XDDDD

3 Likes

看著看著覺得很沉重,應該說,很難想像這些事件背後的那個主角所經歷的狀態跟壓力。
願意且可以記錄下來我認為總是好的,辛苦了,無論如何,希望我們能夠越發長成我們認同的樣子

3 Likes

唉~秘密文字,好浪漫又細心的做法
你的是基於什麼原理造字的呢?
拼音嗎?字母?形象文字?興趣www

紀錄的方法很漸進式,很有時光流逝的感覺
獨立自主真的很辛苦呢!
但是啊,如果感覺有前進的話

肯定有價值的吧,不論那價值是大或小
但肯定比原地踏步更能拯救自己

3 Likes